新笔趣阁 > > 钻石王牌之存在感 > 第166章
    ( )打击区的打者虽然看到了棒球朝着自己砸了过来,但是却依旧没能躲过去。

    只能转过头,想要靠着头盔的防护保护自己。

    棒球砸在了打者的头盔上,发出沉重的咚的一声,打者应声倒地。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众人一下子都呆愣了起来,还是裁判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扒掉护具,蹲在打者的身边问道,

    “同学,你现在意识还清晰吗?”

    打者似乎是有些艰难的说着,

    “唔,还好。”

    “同学,你的名字是什么?”

    “原口弘....”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是?”

    “阪神甲子园球场....”

    裁判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之后,担架也拿来了,虽然从问题中可以看出原口弘的意识还是非常清晰的。

    但是毕竟打中的是头部,会有其他什么不良反应也不得而知,此刻只能要求巨摩大换人了。

    荣纯看着被抬走的巨摩大选手,此刻有些不知所措,投球的手正在微微的颤抖着。

    发生了这种情况,御幸自然是不会让荣纯一个人待着,

    “泽村,你还好吗?”

    “御幸前辈,那个前辈整个人都倒下去了....”

    御幸看着脸色发白的荣纯,考虑到他经历的事情不多,安慰道,

    “泽村,刚才那件事只是一个意外,你不要太纠结了。”

    “但是....”

    荣纯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又什么也说不出口。

    “你不要告诉我,你因为这件事情就投不了球了....”

    御幸看到荣纯的身体一抖,心中的不安一下子增加了。

    放在荣纯肩膀的手也在不断的缩握紧,雨滴噼里啪啦的打下来,此刻却没有人关注这个。

    荣纯想到那个被担架抬下去的前辈,他一直对裁判和他的监督说着,

    “我没事的,我还可以...”

    挣扎着想要从担架上起来,那个前辈是三年级生,这是他第一次参加甲子园,也是他最后一次,但是这一切却都被他葬送了。

    一想到这荣纯就止不住的颤抖,看到这样的荣纯,御幸内心只有一个想法,

    ‘不行了,他已经崩溃了...’

    “啪!”

    一个巴掌声在御幸的耳边响起,他有些震惊的望着荣纯。

    荣纯给自己来了一巴掌,不同于之前的清醒式,这一次他一点也没有留手。

    身为投手的力量,让他的脸一下子肿了起来,

    “泽村,你还好吧....”

    御幸此刻的声音有些颤抖,说实话他被荣纯吓到了。

    “是,我很好,御幸前辈。”

    荣纯的脸上没有了笑容,眼神也是冷冰冰的,

    “请放心,接下来我会尽力的,还没到我的接棒时候,不是吗?”

    “嗯..嗯...那我们就继续吧。”

    荣纯回到投手丘站好,安静的整理着自己脚下的土地,之前的错误,荣纯不会再让他发生。

    虽然荣纯本人说了没事,但是御幸还是有些担忧。

    他将手套放在了外角低的位置,了一个直球,来确认荣纯的状态。

    没有任何迟疑这一球直接塞进了御幸的手套当中,不知道是在雨中呆的太久,还是被荣纯的投球吓到的御幸打了一个激灵,

    ‘这下,真的吓到我了呢....’

    不仅是御幸有着想法,九棒的打者也有些惊讶,

    ‘哦,投球和之前一样的有力呢,完全没有什么变化,这个一年级比想象中的要坚强啊,我还以为会更加的破绽百出呢。’

    荣纯没有感觉到其他人的想法,对于他来说,他现在只想解决眼前的打者。

    现在场上的情况是一二垒有人,一出局,得点圈有人。

    御幸连续了几个外角球,荣纯虽然都能准确的投出,但是却不断的被巨摩大的九棒打击出去。

    看着御幸再一次打出了外角的暗号,荣纯觉得心下一暖,知道御幸时害怕自己的状态投不了内角球。

    不过荣纯还是微微的摇了摇头,

    ‘御幸前辈,单纯的外角球是解决不了巨摩大的打者的,他打击出去的棒球越来越靠近界内了。’

    看到荣纯的摇头,原本还有些迟疑的御幸,这下坚定起来了,自己的后辈都这么有勇气了,自己怎么能拖后腿呢。

    随后,御幸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将手套摆在了内角的位置。

    荣纯这才点了点头,摆好了投球的姿势。

    棒球带着荣纯破釜沉舟般的勇气,劈开雨帘,砸入御幸的手套。不知道是不是带着水汽的缘故,这一球发出的声音格外的响亮。

    看着准确进入手套当中的棒球,荣纯慢慢的吐了口气,御幸也放松下来。

    最终被一个内角直球解决的九棒打者此刻只能默默的离开打击区,

    “专注于棒球就好,那个投手不会把破绽留给你的。”

    听到了这句话的一棒打者点点头,他明白这个意思,也就是说之前的意外没有给这个投手产生什么影响。

    ‘不错呢,如果是那种哭着忏悔的模样,我反而觉得不爽呢。’

    既然荣纯的内角球没有任何问题,御幸自然也是将其利用起来,第一球就是内角高的投球。

    气势汹汹而来的棒球,让打者情不自禁的往后躲了一下,

    ‘呜哇,刚刚才投了一个触身球,难道就不怕第二个吗。’

    虽然内心是这样想的,但是打者的站位还是微微的后移了一点,察觉到这个小小的变化的御幸,紧接着叫了一个内角的卡特球。

    夸张的变化让打者一时间没能跟上,御幸赚了一个好球数,之后又投了一个偏中间的指叉球,因为出场的次数很少,打者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最后,御幸用外角的直球做了收尾,就在御幸认为打者打不到这一球的时候,打者往前大跨了一步,转动着腰部,将这一球狠狠的打了出去。

    飞出去的棒球就在众人的目光中越飞越远,直至打到了甲子园的计分板上。

    突如其来的失分让青道都没有反应过来,巨摩大那边的应援也活跃了起来,在第七局,巨摩大靠着一支本垒打成功翻盘了。

    青道的选手们此刻没有关注甲子园计分板的变动,而是望着那个投手丘上沉着肩膀,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荣纯。

    过了一会,荣纯缓缓的抬起头,在大家的目光中,勾起一个浅浅的微笑,大喊道,

    “!!”

    荣纯用手指摆出两出局的姿势,转动着身体,看向着四周的守备成员们,似乎刚才的那一球没有对他产生什么影响。

    其他人自然都大声的应和荣纯,荣纯喊玩着之后满意的转过身子,面对着御幸摆好姿势。

    冷静的确认好御幸的暗号,然后拿下最后一个出局数,被簇拥着回到休息区。

    站在休息区里的降谷看着回来的荣纯,将手中的毛巾还有自己多余的内衬递了过去,荣纯望着他,轻声的说道,

    “谢谢你呢,降谷。”

    荣纯站在休息区的最里面,脱掉身上湿漉漉的棒球服,换上了降谷借给自己的内衬。

    衣服拖到一半的时候,伊佐敷前辈的声音透过人群传了过来,

    “泽村,看着吧,只是反超了一分而已,我一下子就给你拿回来。”

    被衣服挡着的荣纯,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荣纯抓着衣服捂着脸上,却怎么也止不住泪水。

    好一会,荣纯才把自己从衣服当中解脱出来,穿着降谷的内衬坐在休息区的最后一排。

    双手撑着腿上,低着头,盖着毛巾。

    众人都知道荣纯此刻非常的难受,但却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

    在牛棚里练投的丹波和克里斯也回到了休息区,下一局守备,青道就要换投了。

    而场上的伊佐敷也没有欺骗荣纯,他说他会帮荣纯夺回一分。

    站在二垒上的伊佐敷高举着手臂,怒吼着。

    荣纯的表现深深的刺激到了青道的其他选手们,他们完全想象不出荣纯在上一局是怎样的心态。

    触身球导致对手下场,一下子丢了三分的本垒打,但是,为什么你还可以如此坚强。

    ‘后辈都表现的如此可靠,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得分!看着吧,泽村,今年的夏甲主角可是我们啊!’

    被伊佐敷目光灼灼望着的结成没有辜负他的期待,本垒打就是要用本垒打来还!

    七局上半场丢掉的比分,下半场青道就再次夺回来。

    巨摩大也是刚刚换上场的投手,一上场的王牌投手就被青道的中心打线来了二连打。

    虽然一上来就失分了,但森田并没有因此慌乱,反而利用这个设下了陷阱。

    接连取得两个三振,随后白州又再一次靠着右外野前的安打上到了一垒。

    之后青道选择了代打,小凑春市站上了决赛的舞台。

    瘦小的身子让人很难对他产生警惕,但是别出一格的拿着木质球棒的他,也受着众人的期待。

    小凑春市微微抬起左腿,用身子挡住内角的空间。

    看着如他所料的那样,朝着外角飞去的曲球,心无旁骛的小凑春市毫不犹豫的挥动着球棒。

    在球棒发出咔嚓嚓的声响当中,棒球被打了出去。

    小小的身躯里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原本以为他打不远而往前站了一点的巨摩大的中坚手此刻正在拼命的后腿。

    但是棒球还是在他的眼前落地了,靠着这个二垒安打,青道再一次迎来了二三垒有人的大好局面。

    而又一次面对得点圈有人的坂井却在担忧自己能不能抓住这次的机会。

    依旧和往常一样,大幅度的挥动着球棒,但是球种丰富的森田没有给他更多的机会,直接接连三个变化球解决了坂井。

    王牌对王牌,第八局青道的王牌投手丹波也站在了球场之上。

    上一场比赛没能上场的丹波,将所有的精力都留给了决赛。

    开局就是丹波的招牌---纵向曲球。和荣纯完全不一样的变化球让巨摩大的选手们一时间没能适应。

    丹波在球种的丰富程度上比不上巨摩大的森田,但单一的球种拎出来,森田的威力不如丹波。

    状态正好的丹波靠着自己的纵向曲球、指叉球骗过一个又一个的打者拿下了第八局上半场的守备。

    回到休息区的丹波,看到了还坐在最后一排消沉的荣纯,身上还披着其他人给他的外套保暖。

    丹波看了一眼克里斯,克里斯朝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

    丹波攥住手中的毛巾,绕过其他人,来到荣纯身前。

    荣纯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球鞋,没有什么反应。

    突然他的脑袋上一沉,就听到丹波前辈的声音,

    “我刚才投的很不错哦,拿下了三个三振呢。”

    丹波手下的脑袋微微的动了一下,丹波笑着说,

    “但是呢,没有泽村你的应援感觉总是缺点什么呢。

    刚才仓持上场前看了你一眼,你确定不给他加加油吗?他现在似乎很艰难的样子。”

    荣纯的脑袋抵着丹波的手缓缓的抬起,丹波收回自己的手掌,望着荣纯。

    荣纯从丹波的眼睛当中看到了红着眼睛一脸狼狈的自己,然后耳边传来了前方不断的为仓持加油打气的声音。

    他不自觉的站起身子,来到了休息区前,看着那个不断的打着界外球纠缠着仓持。

    比赛中的仓持和平常的他完全的不一样,私底下的仓持对总是坏心眼的样子,但是在比赛的时候却意外的纯粹。

    总是喊着帅气的他,其实现在一点也不。

    满身的泥水,迟迟不能安打的模样,称不上帅气,但即使如此,仓持也没有停下挥动的球棒。

    他明白自己不擅长打击,但是他却可以为队伍中球感最好的人开辟前路。

    棒球永远不是一个人的运动,守备也好,打击也好,前方和后面总是有着队友支撑着自己。

    “加油啊,仓持前辈!”

    夹杂在众多加油声当中,略微有些嘶哑的声音,但仓持还是听出来了,那是他们四号室小哭包的声音,原本严肃的仓持突然笑了起来,

    玩游戏输了会哭,和他练习格斗技会哭,看少女漫会哭,会因为考好了哭,也会因为吃到好吃的会哭,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家伙,却从来没有因为棒球而哭过。

    今天的比赛大概是他至今为止人生中最严峻的比赛吧,如此消沉的模样还是第一次看到。

    站在左打席的仓持看向青道休息区的方向,似乎是要透过人群看到什么,在那边靠着墙壁放着的棒球包上,挂着两个不同的御守,小小的,一点也不引人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