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 钻石王牌之存在感 > 第165章
    ( )荣纯没有掩饰自己失误的那一球,而是认真的说道,

    “虽然之前也用了防滑粉,但是还是被雨打湿了一点,所以棒球没有很好的控制住。”

    “哎~~,但是那个四棒还是没能打好呢,怎么回事?”

    一旁的仓持也很好奇的问道,他之前站的角度很好,所以也看出了点问题。

    “那个是因为,我感觉到不对劲,就强行转手腕,改变了一下轨迹,但是因为缺少摩擦力的缘故,没有能彻底改变。”

    听了荣纯的解释,御幸有些担心,

    “那你的手腕还好吗?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吧!”

    荣纯嘿嘿一笑,毫不在意,

    “没关系的,没有任何问题。”

    说着还转动了一下手腕,身体力行的表示自己没有任何问题。

    “那就好,还是小心点好,不要仗着自己柔韧性好,就这么随意。”

    “我知道了啦,不跟你们说了,要到我打击了。”

    荣纯简单的抹了抹头发,戴好装备,跑到打击区上。

    白州再次靠谱的上到了一垒,荣纯在打击区也接收到了片冈监督的指令,

    ‘来一个沿着三垒边界慢慢滚动的绝妙短打。’

    如此细致的要求让荣纯感觉微妙的有些不爽,

    ‘干什么啊,让我直接一棒送白州前辈会本垒不就好了。’

    内心的抱怨归抱怨,荣纯对于指令还是非常认真的。

    拖之前巨摩大的那个短打的福,荣纯认真的观察了一下地面的情况。

    三垒边界那边的土地并不平整,在雨天里棒球应该不会滚动的太远,说不定会被捉成双杀。

    怎么使用力量让他滚动起来是荣纯现在的所需要的在意的地方。

    荣纯仔细的瞄了一眼三垒的位置,看到了一个小坑,眼睛一亮。

    就在他们准备好了之后,日野的投球也脱手而出。

    荣纯望着这个飞向对角的直球,将球棒一横,碰到棒球的时候,稍微用了点力气将他送出去。

    棒球看似有些无力的在泥泞的土地上滚动着,就像片冈监督要求的那样沿着三垒的边线越靠越近。

    在荣纯点下去的时候,白州就已经启动朝着二垒奔跑。

    荣纯同样也是,虽然短打一般都是用来牺牲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幸运的话,荣纯说不定可以上垒。

    三垒手看着那个朝着自己滚来的棒球,沿着边界越靠越近,大声喊道,

    “出界....”

    但是就在棒球准备碰到白边线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三垒手这才发现那边有一个小小的坑,刚好挡住了棒球。

    心中暗骂了一声之后,朝着棒球跑去,从地上将他捞起。

    就是这一个短短的迟疑,不仅让白州上到了二垒,还让荣纯跑到了一垒。

    “点的漂亮,泽村!”

    “为什么你那么会点啊!”

    站在休息区里的片冈监督看着超额完成目标的荣纯,勾起一个小小的微笑。

    荣纯笑着将自己的装备递给跑垒员,跑垒员也有些激动,

    “干的好,泽村,你运气也真不错啊,就差那么一点就出界了。”

    荣纯笑嘻嘻的说道,

    “才不是好运呢!”

    跑垒员看着荣纯那幅带着骄傲的小表情,一时间没法应过来,等他站会自己的位置,突然想到,

    ‘不是好运的话,就是看准了打的?不是吧......’

    不管荣纯对跑垒员的内心造成多大的震撼,比赛还在继续进行着。

    对于和荣纯一样不擅长打击的九棒坂井,片冈监督对于他的指示只有一条那就是,

    ‘放开了打吧。’

    似乎是片冈监督的气势影响了坂井,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坂井,放松了下来,专注于和投手对决。

    虽然坂井有些不擅长打击,但是从体格上来看力量也并不小。

    所以在打击的时候虽然没有打好,但棒球还是朝着外野飞去。

    在中坚手不断的退后当中,将手套高高举起。

    棒球咚的一声进入了他准备好的手套当中。

    也正是这个时间,早就准备好的跑垒员清楚的对荣纯说道,

    “!”

    荣纯的右脚用力蹬地,整个人嗖的一下窜了出去,对比白州的轻松跑垒,离中坚手最近的荣纯显然有些危险。

    听到巨摩大和青道两边的声音,奔跑的荣纯知道巨摩大已经将棒球准备传向二垒了。

    看着还有些距离的二垒垒包,荣纯猛地扑了上去,整个人抱着垒包,趴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荣纯身边响起一声沉重的嘭。

    趴在地上的荣纯,有些紧张,赶紧站起身子,看向裁判。

    裁判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双臂打开,清楚的说道,

    “!”

    “啊啊啊啊,泽~村~”

    “跑的好啊.....”

    “干的漂亮!”

    夏天的雨没能浇灭大家的热血,看到荣纯惊险的上垒,整个青道应援席仿佛炸开了一样。

    荣纯的小伙伴也激动的不行,因为下雨无奈的收掉了横幅的他们,只能靠着大吼声来拼命的应援了。

    只不过混杂在众多人当中,一点也不清楚。但荣纯仿佛有了心电感应一般,望向了他们的方向。

    然后甲子园大屏的摄影机正好打在了荣纯身上,脏兮兮的荣纯脸上展现的确实灿烂的笑脸。

    看着这样的荣纯,过来加油的长野的亲朋师友,不知为何有种想要哭泣的冲动。

    “之前那个孩子原来不知不觉的成长到这个地步了吗?”

    原赤城中学棒球部老师佐野有些欣慰的说道,一开始荣纯被青道挖角的时候,他是又开心又担忧。

    自己的学生有了那么好的出路自然是非常开心,但是作为里棒球部最近的老师,他也清楚,那个时候的荣纯真的没有什么实力。

    但是现在看来,荣纯真的可以走的很远很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远。

    荣纯用手抹了抹身上的泥水,结果越抹越花,最终还是放弃了。现在二三垒有人,一出局,轮到了一棒仓持,这一局仓持选择站在了左打区。

    在仓持打击前,荣纯悄悄的朝着他打出了几个手势。仓持看到了之后,确认着守备的位置,然后仿佛不经意之间扫了一眼内野的场地。

    对于青道的核弹头,巨摩大自然是经过了慎重的分析,所以守备的位置都非常的前倾,外野手都快走到内野上来了。

    观众看到这么极端的守备,都有些议论,仓持即使听不清也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可恶,就那么肯定我一定打不出内野吗?......好吧,连我自己此刻都觉得没什么希望,不过这么**裸的表现,让我非常的不爽啊。’

    仓持并没有一开始就尝试打短球,而是试着挥棒,第一个球打到了一垒附近的护栏网上,第二个打在了他们身后。

    尝试了两球之后,仓持看了一眼白州,轻轻的捏了一下帽檐,白州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拍了拍自己的膝盖。

    接收到信息之后,荣纯和白州在巨摩大关注仓持的时候,移动了一点点的位置,改变了脚尖的朝向。

    仓持深呼吸了一下,重新握紧棒球,认真的盯着日野的动作。当日野棒球准备出手的时候,荣纯和白州瞬间启动。

    看到两人的动作,巨摩大的守备赶紧示警,

    “强迫取分!”

    虽然有了人示警,但是日野终究不是向荣纯一样的身体柔软,只能用力的将棒球投了出去。

    看着朝自己身体飞来的棒球,仓持轻轻的将棒球一横,有些清脆的声音传来,棒球朝着一垒方向滚动着。

    因为仓持用的力气并不大,但是位置却非常的巧妙,

    正好在一垒手,投手,捕手之间的位置。

    看着朝着自己冲过来的白州,捕手不知道自己是该跑出去接球还是等着传球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仓持也快跑到一垒了,看着没有希望阻止青道得分。

    巨摩大的捕手只能朝着跑去接球的日野说道,

    “传一垒,本垒来不及。”

    话音刚落,白州就滑垒回到了本垒。日野一个转身将棒球传给了一垒手,封杀了仓持。

    青道靠着强迫取分再得一分,并且现在是两出局,三垒有人。

    不过仓持这一局使用了强迫取分的战术,下一次就不那么轻易拿分了。

    就像是众人所想的那样,靠着突袭拿下的一分,在小凑亮介这个打席就没用了。

    小凑亮介纠缠了几球后,还是被引导打出了一个内野高飞球结束了这一局的比赛。

    心心念念想要会本垒的荣纯这一局依旧失望而归,不过,能拿下一分他现在也是非常的开心,毕竟自己也做了贡献。

    因为上一局青道并没有使用代打,所以第七局登板的依旧是荣纯。

    打席过后,因为在场上呆了太久的荣纯在上场前又换了一个内衬,干干爽爽的站在了投手丘上。

    不过也用不了多久,整个人又变得潮湿了起来。

    若菜伸出手,感受着雨滴打在手掌上的触感,疑惑地说道,

    “呐,你们有没有感觉,在青道守备的时候,雨总是要大一点啊。”

    “不会吧,是不是你感觉错了啊。”

    “小荣不是一个晴天男吗?雨应该会变小才对啊。”

    “我也有这种感觉,小荣一上场雨就大了点,你看拦网前面的那个小水坑就能看出来。”

    “啊,小荣没关系吧,希望不要影响到荣纯的投球啊。”

    雨滴噼里啪啦的打在荣纯的帽子上,一向神经大条的荣纯也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

    ‘刚才打击的时候好像没有那么大的雨啊。’

    在裁判没有说暂停比赛的时候,荣纯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多捏两边防滑粉了。

    不管场上的状况如何,荣纯明白自己站在投手丘的唯一任务就是解决眼前的打者。

    第一球是雨天受到影响最小的快球,依旧犀利如初,砸到了御幸的手套里。

    第二球是外角的普通直球,是御幸用来引导打者打歪特地要的球种。

    就像御幸所想的那样,打者并没有等待,而是直接挥棒了。

    因为微妙的速度差导致没能准确的打中球心,棒球朝着游击手方向飞去,仓持轻轻的往右边跳了一下,在半空中将这一球截住。

    荣纯看到后给仓持比了一个大拇指,夸赞道,

    “拦截的漂亮,仓持前辈。”

    “那是当然了,你就放心的投吧。”

    “哦~~,仓持前辈超可靠。”

    解决了第一个打者,让荣纯的心情轻松了一些,在投球前不忘多捏两下防滑粉。

    面对着第二个打者,荣纯一球接一球,因为雨水不断的打湿手指和棒球,让荣纯突然感觉烦躁起来。

    御幸自然也是清楚荣纯此时的心态,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更能调动荣纯积极性的内角球。

    连续靠近打者的内角球之后,打者并没有被荣纯的投球所吓到,反而是更加封锁住了内角的位置,逼迫荣纯投外角球。

    御幸看了一眼打者的位置,

    ‘站的这么靠前,你的意图一幕了然啊。不过之后会发什么事情可不管我的事哦,这个位置,就算被打到了也不会被判触身球的。’

    所以御幸再次毫不犹豫的了内角球,而这时打者往后退了一步,竟然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将棒球捞打了起来。

    加上打者的力量不小,这个被打出去的棒球球速非常的快,再加上环境的原因,伊佐敷竟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让他上到了二垒。

    荣纯转身看了一眼二垒的跑者,表情有些不爽,不过转回来时,御幸打出手势安慰他。

    ‘刚才那一球是我失误了,我太着急解决他才会这样,你不要放在心上,专注于下一个打者吧。’

    看着御幸把责任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荣纯的表情好了点,振作起来,面对下一个打者。

    这一次依旧是以直球为中心的配球,不过球路多了起来,从内角上到外角低。

    第三球是内角靠近膝盖位置的投球,虽然有些偏差,但还是进入了御幸的手套。

    第四球是内角高,靠近打者的卡特球。荣纯确认好暗号,摆出姿势。将右腿踏往内踏了一点。

    就在荣纯的脚掌触底的时候,突然打滑了一下,没能稳住的荣纯,只能大幅度的扭转腰部,强行将手中的棒球甩了出去。

    打者看到那个棒球在自己的目光中不断的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