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 钻石王牌之存在感 > 第4164章
    ( )高岛礼有些担忧的望着场上的情况,一只手遮着眼睛的位置,微微抬了抬头,看着阴暗的天空。

    “雨又大了,比上一局还要厉害,希望泽村可以撑住啊,至少要把这一局结束了.....”

    高岛礼的担忧正式青道其他人的担忧,雨天本身就比其他时候投球要更困难一点。

    如果雨势太大,裁判也会考虑暂停,但是现在的显然不是暂停的时候。

    如果此刻暂停可不一定会是好消息,打断了荣纯的节奏,等之后能不能恢复还是一方面。

    在赛场上的御幸比其他人更要着急一点,密密的雨幕让御幸和荣纯的视野都不太好,哪怕只有一点。

    对于荣纯这种球速不高,依靠着丰富变化球的投手来说,天气是一个非常大的影响因素。

    御幸看了看荣纯,朝着他打出一个暗号。

    荣纯点点头,将手上、棒球上的水珠用防滑粉吸干,保证自己对棒球的绝对触感,不会手滑。

    然后大幅度的甩动着手臂,将棒球狠狠的砸了出去。

    棒球破开阻碍的雨滴,势如破竹的砸入御幸的手套当中。

    “好球!”

    打者微微转头看了一眼御幸的手套,然后又盯着荣纯看了看,

    ‘这个一年级的投手,控球力意外的好啊,我还以为在这种雨天,这个一年级的破绽会更多一点才对。’

    就在打者分析的时候,荣纯的下一球就已经来了,把对手拖入自己的节奏,是荣纯最擅长的投球方式。

    “呯!”

    ‘啧,变速球之后紧接着的内角直球,比想象中的速度差要打的多啊。’

    “呯!”

    ‘节奏好快,下一球会是什么...那个奇怪的卡特球,还是说变速球,直球?一个一年级哪来那么多球种啊,现在的后辈都是妖怪吗?’

    在心底默默的吐槽了一下的打者还是紧紧的粘着。

    在他们的魔鬼教练的训练下,巨摩大的选手比青道的选手更适应现在的情况。

    就像荣纯已经开始喘着粗气,而巨摩大的打者却状态依旧。

    “呯!”

    “可恶....,右外野!”

    荣纯大声的朝着守备们喊道,听到荣纯的声音,白州立马做出了反应。

    刚刚抬起头的他,雨水就不断的往脸上打去,还蹦到了眼睛里几滴。

    白州强忍着眼睛的不适,快速确认好棒球的落点,朝那里赶去。

    踉踉跄跄的接住了这一球,不过脚下一滑,跪倒在地。

    巨摩大的跑垒员看到这一幕,直接让一垒的跑者冲向三垒。

    发觉他们这一意图的仓持,赶紧朝着白州喊道,

    “白州,传三垒!”

    匆匆忙忙爬起来的白州,稳定了一下身子,直接听从指令传向了三垒,但是巨摩大的跑者还是勉强的跑上了三垒垒包。

    伊佐敷朝着白州的方向靠近了一点,

    “白州,你还好吗?”

    “是,没有问题。”

    看着一如既往的回答,伊佐敷虽然有些担心但还是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

    白州也用袖子抹了一下满脸雨水的脸,然后重新振作起来。

    在一出局,三垒有人的情况下,荣纯迎来了巨摩大的四棒。

    荣纯用手撑着腰部,大口的喘着气,

    ‘下雨天投球真不舒服,呼吸好难受。’

    勉强稳住呼吸的荣纯站直了身体,确认好暗号之后,将棒球砸了出去。

    “嘭!”

    虽然荣纯的状态有些不好,但是无论是尾劲还是控球力都没有什么问题。

    但巨摩大的选手依旧接连安打,适应力惊人。

    荣纯的第二球紧接着脱手而出,但是在离手的刹那间,荣纯突然感觉到不妙。

    虽然在投球之前已经用过防滑粉了,但是在荣纯做动作的时候还是不免有雨水打了上去。

    就在刚刚荣纯棒球脱手的时候因为打下来的雨滴,导致棒球脱手了。

    这一球,不管是荣纯还是御幸或是打者,都清晰的可以看出失投了,棒球的路线由原本的外角,偏向了中间。

    四棒看到着仿佛是白给一样的球路,嘴角勾起了微笑,挥动着球棒。

    “呯!”

    四棒打到了这一球,却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因为传来的感觉不对,他并没有打中球心。

    棒球也没有向他预料中那样飞向外野,而是在一二垒之间落下了。

    小凑亮介跑到了棒球的落点截住了这一球,抬头看了一眼本垒的情况。

    发现赶不上了,就传向了一垒先封杀了巨摩大的四棒。

    青道丢掉了一分,但是已经两出局了,只要解决掉下一个打者,他们依旧是以领先。

    荣纯用袖口擦掉脸颊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的液体,缓慢的呼吸着。

    在丢掉一分之后,荣纯的内心却诡异的平静了下来。

    在他正前方的御幸自然是发觉了荣纯的状况,不知道为何在这样的情况下,御幸却有了想笑的冲动。

    ‘我还以为此刻要叫个暂停呢,泽村你真是可靠过头了吧,越到危机时刻越冷静,真是太奇怪了...’

    荣纯的心态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让御幸也冷静了下来,认真的分析了一下局势,郑重的打出一个暗号。

    荣纯看到后,嘴角勾起一个微笑,然后表情越发的灿烂。

    “嘭!”

    “呯!”

    “嘭!”

    “三好球,打者!攻守交换。”

    面对力量系的五棒,御幸什么变化球都没要,接连三球都了快球。

    没有华丽的变化,只是简单的三个直球,却三振了巨摩大的五棒。

    打者在走回休息区的时候看了一眼荣纯的背影,喃喃道,

    “三个直球,但是球威却在增加,在这个时候!”

    “白州前辈,刚才接球的时候没伤到吧!”

    “没有,只是脚没牢牢抓住地面而已。”

    “泽村,内衬带了几个,够换的吗?”

    “嗯,还有两间,足够了。”

    “那赶紧换一件....”

    “了解。”

    荣纯换好好衣服后,顺便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和胳膊上的雨水。

    “对了,泽村,刚才对四棒的那一球你失投了吧。”

    听到御幸的问题,荣纯正经起来,严肃的说道,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