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 钻石王牌之存在感 > 第163章
    ( )想利用荣纯的球速进行盗垒的八棒被荣纯一球接着一球的牵制球牢牢的钉在了一垒处。

    ‘又是不同方式的牵制,这个投手在守备上意外的精明啊。’

    虽然荣纯的投了几次的牵制球都没有阻挠八棒想要盗垒的内心。

    但是缩短了与本垒的差距的八棒在荣纯和御幸的联手下,被御幸一球送出了局。

    “你有点急躁了吧,那种距离还盗垒。”

    “抱歉,虽然知道那个捕手是个镭射肩,但是没想到速度那么快,比投手的速度都要快了吧。”

    “那对投捕在守备上很用心呢,完全没有盗垒的时机啊。”

    巨摩大的选手们抓紧时间交流着投捕的信息。

    而青道也做好了再一次进攻的准备,到了第六局连一支安打都没有的伊佐敷此刻的心态都快要爆炸。

    虽然努力的控制情绪,但是表情管理依旧不到位的伊佐敷此刻的脸上写满了凶神恶煞。

    让关注他的巨摩大捕手都吓了一跳,

    ‘好可怕,青道的选手怎么都想小混混的感觉,’

    然后透过伊佐敷看到了蹲在候球区的结成,

    ‘嘛,里面还是有些像黑帮大佬的存在.....’

    易燃易爆品伊佐敷前辈依旧是首球就挥棒了,捕手只看到棒球飞过来之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残影

    耳边响起了金属球棒特有的打击声,抬头望去时,眼前窜过去一个人。

    在灰蒙蒙的天空下,那个棒球是如此的不起眼,在捕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棒球落地了。

    伊佐敷拿下了这场比赛自己的第一支安打,站在二垒垒包上笑的十分张扬。

    捕手轻轻的叹了口气,准备重新蹲下的时候,自己的头盔上突然响起了滴答的声音。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套,发现上面滚动着几滴水珠。

    ‘下雨了....’

    一开始只是简单的几滴雨水,在后来不知不觉中竟然变大了起来。

    结成握紧手中的球棒,透过雨水盯着日野。

    不知道是不是雨水的影响,结成连续两次挥空,最后在被追逼的时候,打到了最后一球。

    这一次棒球并没有飞的太远,但是多亏了结成的挥棒,棒球的速度非常的快。

    在巨摩大的守备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落地了,二垒手急忙去接球的时候,脚下却突然滑了一下,虽然将棒球挡在了身前,却还是晚了一步。

    结成上到了一垒,伊佐敷也上到了三垒。

    此刻迎来了青道的清垒打者增子,伊佐敷和增子交换了一下眼神,确认好了战术。

    伊佐敷跺了跺脚,确认地上的情况,刚才不仅是巨摩大的二垒手差点滑倒,伊佐敷也感觉到脚底不稳。

    着突如其来的雨势比想象中的还要大,对赛场也有些影响。

    日野投出的棒球划开雨滴冲进捕手的手套当中,依旧是一个干脆利落的好球。

    日野接到从捕手回传过来的棒球,捏了捏后口袋里的防滑粉,然后将沾满粉末的手把棒球整个摸了一遍,感受到上面的潮湿减少,这才做好投球的准备。

    “呯!”

    “界外...”

    “呯!”

    “界外...”

    “呯!”

    棒球这次朝着场内飞去,但是路线却并不友好,刚好是三垒手的正面,接到棒球后的三垒手刺杀了起跑的伊佐敷,然后将棒球传给了一垒手,完成一垒的封杀。

    但乘此机会结成跑上了二垒,青道依旧有点分的机会。

    靠着一球拿下双杀的巨摩大,互相鼓励了一番,然后准备解决最后一个打者。

    这一次御幸依旧是拥有垒上有人这个b,但是却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轻易的再得一分。

    抓住一个机会朝前打去的御幸,正巧落入了巨摩大的陷阱,在棒球的落点,中坚手早已恭候多时了。

    至此第六局结束,比分还是0-2没有变化。

    “泽村,等会好好确认一下脚下的土地,场上比想象中的要湿,要尽快适应场上的情况。”

    “明白。”

    御幸叮嘱了一下荣纯,因为投手丘的高低落差,下雨天投手很容易脚滑,即使穿了钉鞋也是一样的。

    荣纯来到投手丘后,还没开始,就做了一下投球的动作,确认脚下的感觉,来了两三遍之后,荣纯满意的点了点头。

    朝着御幸打出暗号,看到荣纯的手势,御幸也安心了不少,整理了一下装备就蹲了下来。

    雨滴打在荣纯的帽檐上,轻微的晃动着,没有理会着一点点的干扰。

    荣纯努力的确认着御幸的手套,对于很少在雨中投球的荣纯来说,现在的状况确实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第一球内角的卡特球.’

    荣纯点点头,将手臂高举过头顶,做着绕臂的动作,用力的蹬着脚下的土地,稳定上半身,将手臂甩出去。

    这一球和往常一样朝着内角赛去,最后进入御幸的手套。

    御幸用力的捏着棒球,这是一个充满气势的好球,但对于御幸来说偏内了一点。

    ‘果然这场雨对泽村来说还是有些影响的,控球力稍微有些偏差,不知道能不能快点纠正过来。泽村,下一球投到这里。’

    御幸将手套动了动,让荣纯再次确认了一下手套的位置。

    ‘好球带半个球身的内角快球。’

    荣纯投直球的时候气势和感情总是不同的,棒球上仿佛也承载在他的感情一样,直接干脆。

    “嘭!”

    ‘呦西,不错,这一球准确的进来了,看来问题不是很大,那么下一球试一试变速球。’

    “呯!”

    原本非常好用的变速球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场比赛接连被打中,好在这一球打的有些软弱无力。

    荣纯看着朝自己滚来的棒球朝前跑了两步,但是没想到,棒球被湿润的土地弄得难以前进,棒球越滚越慢。

    看着似乎要停下来的棒球,荣纯加快了步伐,从地上捞起这一球,转身的时候,脚下一滑,没有站稳。

    当好不容易将棒球传给结成,打者已经先一步跑上了一垒。御幸也往前走了几步,

    “没事吧,泽村。”

    “不,只是滑了一跤,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刚才那一球不要放在心上。”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