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林子铭楚菲 > 第0750章 子铭会来救我们的!
    他心里叹了一口气,虽然对剑如霜很不爽,但是他也不敢忤逆剑如霜,只能退缩。他望了秦月华一眼,忍不住的惋惜。

    秦月华,作为上一代圣女,也是个练武奇才,年纪轻轻,就是先天之境了,只要给秦月华一点时间,以秦月华的资质和罗天组织的资源,是妥妥地可以突破金刚不坏通神境,成为当之无愧的生母。

    可惜,秦月华最后还是走了歪路,居然堕入凡尘,和一个凡人成亲,还生下了孩子。

    剑如霜哼了一声,他开始数三。

    就在这时,秦月华开口说话了,“我,认罪。”

    说完这句话,仿佛是花光了她所有力气,眼神顷刻间失去了神采,连眼泪都不会流了,仿佛她已经成为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霓裳马上喊道:“姨娘!你不能认罪啊,你根本没有罪!”

    秦月华并没有回答她,而是抬起头来,对剑如霜说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现今我已认罪,你处死我一人即可,和霓裳没有关系。”

    她说出这话,面无表情,冷冰冰的。

    剑如霜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霓裳胆大包天,这些天来,三番五次跑去华城,和野种林子铭厮混,指导林子铭武功,还与林子铭双修,将极阴之力,传授给了林子铭,令林子铭短时间内,修为大涨,导致南天王雷震的死亡,罪大恶极。”

    顿了顿,他目光盯着霓裳,露出了一丝残酷,“当废除一身修为,打入冷谷!”

    “你!!!”秦月华听到这话,她猛地睁大了眼睛,再次地愤怒起来,剑如霜这人真的太无耻了,根本没有一点节操。

    霓裳本来就没有什么罪过,这些年来,还为罗天组织,立下了如此多功劳,现在居然得到这个结果!

    在场的很多人也是皱起了眉头,但是有了刚才的事情,也没有人敢站出来为霓裳说话了。

    只是觉得,剑如霜这种做法实在是过分了。

    剑如霜冷笑连连,似乎很享受秦月华这种恼羞成怒,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秦月华深吸一口气,她咬牙切齿地说道:“剑如霜,你作为堂堂的东域天王,通神境之下第一人,至于这样和一个小辈一般见识吗!”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规不成方圆,霓裳犯了罪,就应该遭到惩罚。”剑如霜负手而立,他的气场散发出来,席卷了众人,无风起浪,威风十足。

    他明明是少年样,可是却无比地威严,看着很是违和。

    秦月华不蠢,她看出来了,剑如霜这样做,无非就是在逼她就范罢了,为了报复刚才她的顶撞。

    她用力地握紧拳头,最后说出来:“你不过是要我向你低头,只要你肯放了霓裳,你要我如何我便如何。”

    剑如霜说道:“向本座磕头认错。”

    秦月华对于这番话,倒是不意外了,剑如霜就是要变样地羞辱她。

    如果是因为自己,她宁死不屈,但是现在,她不能让霓裳受她连累。

    于是她放开了霓裳,开始准备下跪。

    霓裳看到这一幕,叫了出来:“姨娘,不要!!”

    秦月华并没有停止,她眼见就要下跪。

    就在这时,从大殿的巨大雕像里,突然传来了一道宏伟的声音,好像是天道的话语,轰隆作响。

    “够了,秦月华有罪,午后问斩。”

    这个声音,清楚地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里。

    所有人都身体一颤,脸上露出了狂热和崇拜,丝毫不犹豫地跪了下来,高声呼喊:“臣,拜见圣王!!”

    一声一声,十分地响亮,把这个大殿都震荡的嗡嗡作响。

    就连剑如霜听到了之后,也脸色一变,出现了恭敬和敬畏,连忙跪了下来。

    这不是谁,正是圣王罗天。

    但是他的人并没有出现,出现的只是一道声音罢了。

    可即便是这样,在场的所有人也是感受到了圣王的恐怖,完全就是天道一般。

    不可冒犯和亵渎的存在。

    如果说剑如霜是帝王,那么圣王罗天就是神仙。

    但是有一个人,听到了圣王的声音后,并没有下跪,也没有露出崇拜和敬畏,反而是流露出了仇恨和愤怒,她不是谁,正是秦月华。

    似乎,圣王是她的一生之敌,咬牙切齿。

    但是她并没有开口,只是像钉子一样那样站着。

    过了足足一分钟,大殿里的众人才敢站起来。

    剑如霜冷冷地望了秦月华一眼,眼里闪烁过一些不甘,但是他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刚才圣王都出现了。

    他的胆子再大,也不敢忤逆圣王的意志。

    只能大声地宣布,把秦月华拖下去,关押起来,等午后问斩。

    现在离午后,也没剩下多久了。

    最后,大殿里的人陆续地散去,执法堂的人,过来把秦月华和霓裳拉走。

    “霓裳,你这丫头,怎么就那么傻呢,唉!”

    在冷很潮湿,暗不见天日的地牢里,秦月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姨娘已经是将死之人,不值得你为姨娘牺牲啊!”

    霓裳的气息已经弱了很多,刚才剑如霜的那一掌,虽然没有要她的命,但是也让她受了严重的伤,好在她的生命力足够强大,否则根本坚持不了那么久。

    可即便是这样,她也是奄奄一息了。

    她露出了笑容,说道:“姨娘,是您把霓裳救回来的,这么多年来,把我养育成人,教我念书,教我修行,教我做人,您在霓裳心目中,就是霓裳的娘亲。”

    “可惜,霓裳无能,没能拯救姨娘。”霓裳说着也落泪。

    秦月华心里也特别不是滋味,她把霓裳搂在怀中,眼里恍惚起来,出现了一张年轻的脸庞,无比遗憾和愧疚地说道:“我从来不怕死,也早就意料了会死,可惜,我在死之前,都不能见子铭一眼。这是我的命,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啊。”

    说完这话,秦月华悲痛万分,她不怕死,可是连死之前,都不能见儿子一眼,实在遗憾痛苦。

    她的这句话,似乎是提醒了霓裳,“姨娘不用哭,我已经告诉子铭了,他会来救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