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武高手闯天下 > 第六百八十章 摆谱
    武侠小说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有根听说刘富贵不再打算让刘青回家嫁人了,不禁一愣,疑惑道:“哦?那个糊涂蛋这回怎么不糊涂了?是谁把他说明白了?还有,那个洪二愣子我也认识,听说这两年在外面赚了两个钱,也不是好惹的人,你爹先答应人家,忽然又反悔,他能善罢甘休?”

    “有根叔,我还没给你介绍呢,这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也是龙氏集团的总裁,叫龙飞,就是他把我爸说服了∏个姓洪的也是龙老师赶跑的。”

    刘青介绍完龙飞,又对龙飞说道:“龙老师,这是我有根叔,在村里的威望很高的!对我也一直很照顾。”

    “你好大叔∠识你真高兴。”龙飞连忙将手伸向刘有根。

    刘有根连忙有些局促的伸手和龙飞的手握在一起,然后说道:“哎呀!想不到龙先生年纪轻轻竟然已经大学老师了!大知识分子啊!我刘有根一辈子最佩服的就是大知识分子!刘青上这个大学不容易啊,还得请你们在学校多照顾一下她。”

    龙飞听着刘有根质朴的话,心中竟然有些感动□有根虽然和刘青的血缘关系不是太近,但是他却比刘富贵更关心刘青,而且有根叔虽然生在这个小山村,但是心中却非橱白事理,比刘富贵明白的多!难怪他一直说刘富贵是个糊涂蛋!

    “大叔,你就放心吧,刘青在学谢切都好着呢,你看,这次回来整个人都变了嘛!刘青将来肯定有大出息的!”龙飞笑着说道。

    “嗯嗯,那就好,那就好啊!等到刘青以后出息了,我看看这葫芦峪的人谁还说上学无用!唉,葫芦峪总共六千多口人,小学生加初中生竟然不到一千人,这才是葫芦峪贫穷的根本啊!”刘有根有些痛心的说道。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龙飞说到。

    三个人一边说,一边往村口走去,此时,村口已经成了一片欢乐的后。

    刘家沟的村口有一个面积很大的打谷场,打谷场的边上就是支部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的所在地。

    刘家沟的“两委”驻地有些寒酸,就是三间破草房子,房顶的草已经多年未换,一眼看去乌黑一片,凹凸不平,估计夏天下雨的时候,外面大下,里面就得小下』有院墙,整个打谷场都是大队部的院子。

    打谷场不但是刘家沟人农忙时放庄稼的地方,也是农闲时大家集会的地方。打谷场的北边,坐北朝南有个戏台,每年收获之后,这里都要唱几台大戏,所以戏台保存的还很完整。

    等到龙飞等人赶到村口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人将村口打谷场上的积雪扫的干干净净,有些比较泥泞的地方还垫上了沙子。几个十几岁的山娃子正用竹竿挑着一串串的大地红放个不停,一个穿着一身崭新西装的中年人正在不断的吆喝着这些娃娃,注意安全。

    “那个穿西装的老家伙就是刘香香的老爹,名叫刘二狗,看把他嚿模』勾┝宋髯埃上Т┥狭垡膊幌裉印!绷跤懈歉錾泶┪髯埃欢线汉鹊闹心耆诉芜巫欤∩档馈?

    龙飞看看刘二狗身上的西装,不禁有些好笑,本来好好的一身西转,配上领带皮鞋,一点毛病都没有,但是穿到刘二狗身上后,却怎么看怎么别扭,怎么看怎么不和谐,怎么看怎么土气十足!难怪刘有根说他穿上龙袍不是太子。

    “怎么戏台都收拾出来了?还摆上了桌子?刘香香难道还要做个公开演讲?”刘青看到戏台上已经摆上了两张桌子,上面还铺上了红绒布,于是有些奇怪的问道。

    “听说刘香香的男人这次不单单是回来看望丈母娘,而且还打算在葫芦峪投资建厂。村支书兼村主任刘大飞听说这个消息后,已经亲自迎接到县城了〉不定刘大飞这个混蛋又会从中捞一笔。不过,如果刘香香的男人真的能给葫芦峪投资,倒是一件大好事。”刘有根说道。

    “刘香香的丈夫要建设什么厂?”龙飞随便问道′然他已经决定将葫芦峪开发成中草药种植基地,但是葫芦峪的面积足够大,就算开上一两个厂子也不会影响他的事业。

    而且如果刘香香的男朋友真要在葫芦峪投资,势必也要修路,到时候,龙氏集团可以和他们协作♀样龙氏集团的压力就会小很多。道路是基础设施,龙飞也不可能会在路上设卡收费,所以,这一项支出,越多人出资越好。

    “这个我也没听说。管他建设什么工厂呢,只要能建起来,对刘家沟,甚至对整个葫芦峪的人来说,就是好事!”刘有根说道。

    三个人正说着话,从远处开来一个三轮车队,总共有七八辆,浩浩荡荡,一字排开,突突突的朝打谷场方向开了过来,看上去倒也颇具声势,龙飞眼睛好使,老远便看到领头的正是赤发鬼刘唐,身上穿着军大衣,头上的头盔已经摘了下来,挂到三轮车的后视镜上,满面喜色,看来这趟生意还不错。

    三轮车到了打谷场后,车上的人先后下车,龙飞看到最先下车的是竟然是两个黑人大汉,身高足有一米九以上,长得好像铁塔一样,一身黑色西装,耳朵里塞着耳麦,黑色的大头军靴,腰间鼓鼓囊囊,很显然带着家伙。

    刘家沟的父老乡亲们从来没见过黑人,此时看到出现在他们面前,两个皮肤黑的好像锅底一样的家伙立刻议论纷纷:

    “咦?他二姑,怎么下来两个黑人?难道刘香香找了黑人当女婿?”一个娘们对身边的另一个娘们说道。

    “嗯,有可能,听说黑人都有钱,并且那活儿大!生出孩子来骨头也结实,我们家孩子他爹从外面打工回来,就说奥运会上有个跑的比火箭还快的,就是一个黑人,好像叫牙买加!”娘们说道。

    “切!王**奶,你就别在这里不懂装懂了,人家奥运会上跑的比火箭快的那个人是牙买加人,不是叫牙买加!人家叫博尔特好不好?”一个年轻人说道。

    王**奶其实年纪并不大,辈分也不高,别人叫她王**奶,只是因为她的ai子比别的女人都大。

    “你个小混蛋,叫谁王**奶呢?老娘的ai子就是大怎么了?你想吃啊?想吃张嘴!我撑不死你!”

    四周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声,无论男人还是女人,谁都不拿这种露骨的玩笑当回事。

    龙飞听的有些好笑,他一眼就看出这两个黑人大汉是壁,不过龙飞对这位万众期盼的刘香香的男人却有些失望,他从这两个黑人壁上就能猜出,刘香香的丈夫就是个装逼货。

    “呵呵,看来这个刘香香的男人真要向有根叔说的一样,要让人失望了。竟然弄俩废物来当壁』看是一个只知道装逼的稀松货。”龙飞小声说道。

    刘有根愣了一下,说道:“龙老师怎知道他们是稀松货?”

    “两个黑家伙图有一身蛮力,没有什么格斗底子。就算大叔上去,肯定也能放到一个。”龙飞笑着说道。

    刘有根呵呵一笑,说道:“我可打不过他们,不过我对刘香香的男人也有些失望了♀里都是刘香香的娘家人,难道还有人对他们不利不成?竟然还带着壁,这不是瞎摆谱么!吓画啊?”

    三人说话的档儿,两名黑人大汉已经迈步走到了中间一辆三轮车的旁边,双腿分立,双手放在小腹位置,脑袋不断的东张西望,好像从人群里随时会蹿出一两个歹徒一样。

    龙飞看着眼前的画面实在有些怪异,仔细一想,如果将两名壁身后那辆有些破旧的三轮车换成高级轿车,就和谐多了。

    此时,另外几辆三轮车上的人也都纷纷下车,村主任刘大飞也下了车,一溜小跑到了两名壁面前,亲自动手将车棚的帆布门帘挑开,媚笑着请里面的人下车。

    龙飞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禁微微瞥了瞥嘴,心说:“我草,刘香香两口子摆的这谱简直没边了!比米国总统出行还隆重。”

    车里的人终于下车了,先下来的是个打扮时髦的女人,二十多岁,一头长发,一身貂皮大衣,胳膊挎着的包包,脸上粉底涂得好像墙皮一样厚,嘴巴鲜红鲜红,脚上尖高跟的长筒皮靴,靴子口一圈白色的兽毛。

    女人不等下车就开始抱怨:“哎呀,咱们刘家沟的路简直不是人走的!太烂了,我们家路虎都开不过来,还得坐这种烂三轮,就这一趟,我身子骨都要散架了!大飞哥,你这村领导到底是怎么当的?这么多年了,葫芦峪竟然链条出去的路都没有!”

    刘大飞刘大飞不但没生气,反而笑着说道:“香香批评对啊。可是咱们村什么情况你也是知道的,上面不给钱,单凭我们葫芦峪这几个村子,怎么修的起这条路?我们葫芦峪几个村干部,已经不止一次给上面打报告,让上面给我们整个葫芦峪修条出去的路,可是上面老是说财政紧张☆后,上面说如果要修路,上面只能给我们承担百分之四十的工程款,事的百分之六十要自筹算只是拓宽原来的老路,也得一千多万,百分之六十就是六百万凭葫芦峪这五个村子,砸锅卖铁也凑不出六百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