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 > 第2845章 你还活着,真好
    齐王爷提着一个精致的食篮跃进厢房时,正好看到苍王、苏璃、绝王爷三个都坐在软榻上。

    只是气氛似乎有些沉重,谁也没有说话,矮几上冷冷清清,一杯热茶都没有。

    齐王眼里闪过一丝伤意,以前的绝王府,因为璃儿,到处都是温馨、繁花绽放的模样,哪像现在,到处都是冷冰冰的,像一座孤城。

    “皇兄,你醒了?”

    齐王将食篮放在他们的面前,打开后,将热腾腾的食物一样一样的摆了出来。

    看着一小桌的美味佳肴,这间厢房才算进有了一丝的烟火气息。

    “璃儿,你吃。”

    齐王把汤盅端到苏璃的面前,苏璃的确是有些累,有些饿,也不矫情,垂眸慢慢的吃了起来。

    苍王则扳了一只鸡腿,将肉撕碎,放到了苏璃面前的碗里。

    “你慢慢吃,将身体养好一些。”

    齐王又端了一盅汤放在苏璃的面前,也温柔的说话。

    “对,把身体养好,这样那些心存不轨的人,就不能欺负你了。”

    说完。

    齐王还狠狠的瞪了苍王爷一眼,苍王自然知道齐王指的就是他,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对于这种幼稚的吵架方式,他还真不屑……苏璃在三个男人的注视下喝了两盅汤,吃了一碟美食,之后便有些懒懒的犯困。

    苍王看她这幅模样,与她说话。

    “回府歇息去,可好?”

    齐王急忙站了起来。

    “回齐王府,你不是要炼药给我吗?”

    苍王爷慢慢的吃着东西,耳朵却竖了起来,苏璃根本不用看苍王就知道他什么意思,无奈的开口。

    “好,回齐王府。”

    苏璃看向绝王爷,绝王也看着苏璃,不过是一个眼神,苏璃便懂了绝王要表达的意思。

    他让苏璃别担心,一切的事情,他都会处理。

    看着苏璃一行人离开的身影,绝王身形笔直站在窗口,眼里有湿意涌出。

    “你还活着,真好!”

    薄唇轻喃,绝王浓浓的长睫轻闪时,一颗泪水滑落了下来。

    如果苏璃死在了他的手上,他会马上自刎,去黄泉路上,追着苏璃,生生世世与她认罪。

    倏地。

    绝王爷身体里的内息暴涨,一阵风猛的拂了过来,绝王右手一抬,壁上的绝离间瞬间发出阵阵龙吟,似乎很兴奋的飞到了绝王爷的手上。

    垂眸。

    看着手中的宝剑,绝王爷眼里杀意四起。

    苏璃不止让他恢复了所有的记忆,也让他恢复了所有人内力,甚至比之前还要好上两成。

    高大的身形一步一步缓缓踏出主院,宸贵妃的侍卫见到这一幕时,急忙上前冷声道。

    “王爷,您不能踏出主院。”

    咔擦……不过是眨眼之间,绝王爷动作凌利,不带一丝的温度,手起刀落时,两颗人头就滚落到了地上。

    鲜血在绝王爷的面前迸发,溅到了他的锦袍上……绝王爷冷着眉眼淡淡的看了一眼,随后握着长剑大步流星踏了出去。

    其他的侍卫看到这一幕时,早已惊慌失措,举着长剑齐齐的朝着绝王爷奔了过来。

    ……屋顶上。

    苏璃正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眼底的暖意微涌,绝王还是那个绝王,哪怕再伤再难过,他也会瞬间站起来,做着自己最该做的一切。

    这才是她认识的绝王,是那个冷戾霸道的国师。

    整整一个时辰,绝王爷都举着绝离剑一直在杀人,绝王府里血液四溅,人影涌动,无数人举着长剑刺向了绝王,无数人死在了绝王的剑下。

    宸贵妃原本正在暗室里小憩,一直以来,宸贵妃都是睡在暗室里的。

    她害怕自己在睡着的时候,被人算计。

    出来的时候,空气里染着浓浓的血腥味,身边的宫婢急忙上前将事情禀报,宸贵妃捏着长裙疾疾的奔出自己的院子里,正好看到远远的,绝王爷提着滴血的长剑,毫不畏惧的一边杀,一边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宸贵妃整个人都呆住了!颤抖着红唇震惊得直喃语。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那种剧毒的药,见血封喉,虽然她知道绝王可抗百毒,但是这种毒,就算是百毒不侵的躯体,也会中毒身亡的。

    他不但没有死,反而活得好好的,一剑一剑的刺进她的人的身体里,眼前几乎血流成河。

    一直到杀到宸贵妃的面前,绝王那把滴血的剑才缓缓停下。

    绝王冷眼看着宸贵妃,眼里再无往日的温情,心中自然也再无母妃二字。

    她要杀璃儿,她竟然在多年前就要杀死璃儿,可偏偏人算不如天算,他们却救下了璃儿。

    牵牵扯扯,原来在很多年前,早已注定。

    也许。

    上一世苏璃的死,仍旧和宸贵妃有关。

    也许,是她和苏玥一起联手,设计了瀞王,再借刀杀人。

    “你放肆!!”

    宸贵妃煞白着脸色看着绝王爷怒不可竭,尖叫着冲上去,抬手一巴掌甩向了绝王。

    然而。

    那一巴掌不过还在悬空,冰冷的长剑就指到了宸贵妃的脖子上。

    宸贵妃眼里震惊溢出,不可置信看着绝王,气得红唇颤抖。

    “你……你竟敢如此的忤逆,你竟敢做出这等事情。”

    “你到底想干什么?”

    宸贵妃紧紧的捏着自己的华服,不让人发现自己的双手在颤抖。

    她怎么都想不到,那药竟然没有让绝王死,反而让他看起来更好了。

    他那双冷戾的眼眸,宸贵妃根本不敢对视。

    宸贵妃往后疾退了两步,又惊又惧,她做梦都想不到,这个儿子竟然拿着剑指向了她。

    “逆子,你这个逆子,你想弑杀自己的母亲吗?”

    这可是千古的大罪,这世间没有哪个儿子杀掉自己的母亲之后,还有前途的。

    哪怕皇上不爱自己,他知道之后,也必定会严惩绝王。

    “你伤了我,宗人府不会放过你,你父皇为了脸面,也不会放过你。”

    “嗤……”宸贵妃话音刚落,便听到长剑刺进身体里的声音,紧接着腹部剧痛袭来时,鼻息处血腥味顿时浓烈了起来。

    宸贵妃几乎整个怔住,急忙低头怔怔的看着自己腹上的剑,看着鲜血不断的溢出,宸贵妃痛得尖叫了起来。

    “逆子!逆子!!!你竟敢伤自己的母亲,你罪无可恕!”

    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