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旷世神婿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唉声叹气
    “嘶!”

    看到这一幕,外面的其他人,都禁不住倒吸冷气,浑身冷汗直冒,甚至有两个学者,吓得瘫坐在地上,尿了一裤子。

    这和尚太狠了,二话不说就杀人。

    这哪是和尚啊,分明就是恶魔。

    “你们谁能看懂这上面的字?”段羽正在气头上,环视一圈,冷冷开口。

    十几个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的,一句话说不对,就没命了,谁敢出来找死啊?

    “吗的,亏你们都还是各个地方的名人,两句话都看不懂?”段羽紧握着拳头,心头莫名火气。

    这石箱子,被海鲛族守护几千年,里面不仅有奇异的力量,还有生命迹象,必定是震动天下的宝物...可是,**的,自己却打不开箱子,真是让人火大。

    段羽心烦意乱,见外面那些人都吓坏了,摆摆手:“滚,都给我滚。”

    听到这话,众人如临大赦,连滚带爬的跑出了院子,其中一个叫陈奇的盗墓贼,满脸惊恐,却眼珠子乱转,出大门的瞬间,还不忘看了一眼石箱子。

    是的,陈奇曾经是老鼠会的精英成员,老鼠会擅长盗墓,对文物古迹方面,最是擅长,别人都看不懂石箱子上的字,但是陈奇能认出来。

    只是,眼前这个和尚太凶狠了,陈奇就算知道,也不敢乱说。

    “你!”

    然而,陈奇的小动作,根本瞒不过段羽的眼睛,抬手一指,冷冷道:“站住!”

    陈奇娇躯一颤,立刻站住了脚步,惶恐道:“大爷,大爷饶命。”

    段羽露出一丝冷笑,缓缓走到陈奇跟前,质问道:“小子,你是不是能看懂这上面的字?”

    这小子贼眉鼠眼,眼中透着狡猾,肯定知道一些线索。

    “我...我...”

    陈奇心里一慌,站在那里满头大汗,低声道:“我哪儿知道啊,大爷,我就是偷盗一些小墓,什么都不懂,这上面的字,一看就十分古老,我哪儿认识啊。”

    说这话的时候,陈奇目光闪躲,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慌乱。

    刚被抓来的时候,陈奇就被石箱子吸引了,同时也看到了上面的字,说起来,陈奇曾是老鼠会的精英,什么时代的古董,都见过,更懂不少古老的文字。

    只是,陈奇清楚,眼前的人心狠手辣,一旦自己说出来,离死也就不远了。

    “不知道?”

    段羽眉头紧锁,他能看出来,陈奇有些慌乱。吗的,这个小子,肯定看得懂那些字。

    “咣!”

    这一刻,段羽抬起一脚,踹在陈奇的肚子上,只听陈奇哎呦一声,直接被踹飞了十几米远,撞在院子的墙上,跌落下来,身子弓成了虾米一样,满脸痛苦。

    “玛德,你想糊弄谁呢?”段羽目光阴冷,满脸煞气:“赶紧给我翻译出来,不然的话,老子让你生不如死!”

    说这些的时候,段羽快步走过去,狠狠踹了几脚。在段羽心里,眼前这个盗墓贼,敢耍自己,直接傻了都不过分。

    陈奇不听哀嚎,在地上打滚儿。

    段羽一脚比一脚狠,终于,陈奇扛不住了,吐了一口鲜血,惶恐道:“大爷别打了,别打了,我试着给你翻译一下。”

    见识了段羽的凶狠,陈奇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说,真有可能没命。

    玛德,真是欠揍。

    段羽骂了一句,停下手,冷冷道:“快去!”

    陈奇抹去嘴角的鲜血,战战兢兢爬起来,走到里面,看着石箱子上面的字,一字一字的翻译道:“这上面说,这宝物是轩辕黄帝,让这个部族带去大海守护,除了这个,还有另一个宝物,被藏在混沌山脉附近...”

    念完上面的字,陈奇回头看着段羽,小心翼翼道:“大爷,很显然,混沌山脉的宝物,就是开启这个石箱子的关键。”

    哈哈哈...

    原来如此啊!

    听到这些,段羽恍然大悟,忍不住大笑几声。

    原来这石箱子,是轩辕黄帝留下来的,里面必定是绝世宝物。

    但转念一想,段羽脸色阴沉了下来,自己好不容易脱离了摩罗耶的控制,若是去混沌山脉,岂不是自投罗网?要知道,灵隐寺就在混沌山脉。

    更重要的,岳无涯和寒冰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等他们去了混沌山脉和岳风汇合,自己麻烦更大。

    可要是不去的话,这石箱子永远也打不开啊。

    一时间,段羽脸色阴沉不定,陷入了纠结。

    终于,几分钟后,段羽深吸口气,一咬牙做出了决定,趁着岳无涯和寒冰,还在大海上,自己尽快赶去混沌山脉,等拿到了开启石箱子的东西,就迅速离开。

    心想着,段羽拎起石箱子,就要离开。

    片头间,看到旁边射射发抖的陈奇,段羽眼中一抹杀意闪过,这人知道了自己的秘密,留不得。

    噗..

    然而没等段羽出手,陈奇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同时吐了一口血,可怜兮兮道:“大爷,我可能肋骨断了,又戳伤了心肺,求大爷给我疗伤丹药,救我一命,求求你...”

    一边说着,陈奇躺在地上,开始抽搐起来,口中的鲜血,也是越吐越多。

    段羽一脸轻蔑,冷冷道:“将死之人,滚开。”本想着要杀他,现在省事儿了。

    心想着,段羽看也不看陈奇一眼,迅速离开。

    呼!

    前脚刚走,陈奇赶紧从地上爬了出来,脸色煞白之极,很虚弱,却没有性命之忧。

    是的,陈奇刚才是在做戏,故意演给段羽看的,作为曾经老鼠会的精英,陈奇十分狡猾,知道不这么做,段羽肯定当场把自己杀了。

    捡回一条命,陈奇不敢就留,也匆匆离开。

    .....

    另一边,岳风返回九州营地,心情很压抑。

    明明找到了苏轻烟,却不能把她带走,实在太让人憋屈了。

    此时,岳风坐在营帐里,唉声叹气。

    就在这时,营帐门帘忽然被掀开。

    岳风以为是任盈盈,或者萧玉若她们来了,结果偏头看过去,顿时一愣。

    只见一个窈窕的身影,缓缓走进来,脚步很轻,穿着一身黑色夜行衣,将那迷人的曲线,彰显的淋漓尽致,说不出的性感。

    精致的脸蛋,透着几分的紧张,不过浑身上下,却弥漫着不容亵渎的高冷气场。

    正是共工!</>